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歡迎你!



您當前位置: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 辦事指南 >

興衰解碼:“國之重器”何去何從

來源: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發布時間:2020-01-10 09:23
A+ A-

????興衰解碼:“國之重器”何去何從

  當年2月,在美國加德納公布的世界機床行業排行榜上,沈陽機床憑借2011年27.83億美元的機床銷售收入規模,一舉成為世界第一。

  盛名之下,于2008年就任沈機集團董事長的關錫友其實如履薄冰。



  沈陽機床(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關錫友圖源:財經

  彼時,沈機集團于八年前并購的生產重型機床的德國希斯公司面臨倒閉危機,急需2000萬歐元續命,同時上海研究團隊需要3000萬元。

  盡管迎來高光時刻,但整個行業1%的利潤率壓縮了沈陽機床閃轉騰挪的空間。正在德國“救火”的關錫友曾一度崩潰到要從賓館窗戶跳下,了然放下。

  “草蛇灰線,伏野千里”。關錫友認為,走到這一步,都是他們自己的主動選擇。

  2006年7月,一位國家高層領導視察沈機集團視察時說,沈機若只滿足于做普通機械機床“這種鐵塊子”就沒有出息,要做數控系統。“如果沈陽機床不做,數控系統在中國做不成。”

  關錫友感到震撼同時,也受到鼓舞。

  機床行業里面有個說法,不變是等死,變是找死。為了未來,關錫友選擇“冒險”。“我寧可站著死。”他說。

  至此,沈陽機床開始調轉船頭,尋找新大陸(000997)。

  盡管財務較為脆弱,但沈機志存高遠,巨額負債投入有別于西門子、發那科之外的第三類數控系統。這是機床行業的制高點和國內機床業的空白地帶。

  國內業界專家、學者明白,數控機床才是制造業的未來,數控系統則是“大腦”。但“太復雜了,一兩句說不清楚”,他們拒絕了關錫友的“入伙”邀請。

  在這之前,沈陽機床嘗試過幾次研發數控系統的努力,不過都以失敗告終。這陰影或許并未散去。

  當關錫友找到他同濟大學的師兄朱志浩時說,“可以失敗、可以干不成總行不?”后者這才在上海組建了團隊。

  “一旦啟動這個項目,我的生命就在你褲腰帶上。”關錫友補充。



  2007年,沈陽機床正式啟動了數控系統的研發,在上海建控制技術研發中心,在德國柏林、斯圖加特建數控機床結構設計中心。

  3年后,沈機又在德國啟動了一個名為“阿斯卡”的底層運動控制技術配套產品架構研發。

  然而,在技術還沒一撇時,試驗產生的破銅爛鐵在倉庫里堆積的越來越多。同時,項目啟動以來,純研發成本已達到11.5億元人民幣。而沈機的頂峰時,利潤不過上億元。

  “理想與現實”之間,沈機的矛盾日益凸顯。而關錫友的壓力是,實驗室里的一推廢品沒法改善財務報表。

  “我只能用資金杠桿。”關錫友坦言,“這是我犯的錯誤,用短期的商業銀行貸款做了長期研發投入。”一年期借款,十年期研發。

  2012年晚些時候,幾乎孤注一擲的關錫友終于等到了i5數控機床的研發成功。當埋頭苦干五年的朱志浩發來這個消息時,他難抑激動,或許應該慶幸自己沒有從柏林賓館的窗前跳下。

  由于i5“橫空出世”,當年12月,關錫友被評選為“CCTV中國經濟年度人物”。

  不過,成也蕭何,敗也蕭何。i5在后來也讓沈陽機床走向一條充滿爭議的道路。

  01崛起

  在i5數控機床之前,沈陽機床曾有自己的光輝,以及滄桑歲月。

  機床被稱作工業母機。小到螺絲、螺母,大到航空發動機葉片,都需要用機床來加工,是裝備制造業最普遍、最重要的基礎加工工具。因此被稱作“國之重器”。

  “‘母機’不強,談什么制造強國呢!”原機械部副部長沈烈初的慨嘆說明了機床對于制造業的重要性。在這一事關工業基礎的重要行業,沈陽機床一度被稱作“重中之重”。


  • 上一篇:4歲男童被夾頸身亡,元兇可能你家也有
  • 下一篇:沒有了

  • 相關新聞
    浙江11选5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