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歡迎你!



您當前位置: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 電子商場 >

電子煙線下代理商的寒冬心路歷程

來源: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發布時間:2020-01-08 14:08
A+ A-

????電子煙線下代理商的寒冬心路歷程

電子煙線下代理商的寒冬心路歷程:觀望、退場與最后一搏

 

?

11月的“禁煙令”讓勢頭正盛的國內電子煙市場在2019年的冬天遇冷。清倉裁員,謠言四起,短短一個月時間里,“混亂”與“恐慌”成為行業年底收官的關鍵詞。

 

如大家看到的那樣,品牌方把視線轉向線下,開始了全面的線下市場爭奪。然而線下渠道的復雜性,讓大多數互聯網屬性的品牌一時難以快速轉變,當部分玩家在這個階段握不住線下的時候,“剩者為王”成為行業的共識。

 

01

 

“禁令就是一次洗牌,有人會輸得很慘,但這對我來說是新的機會”。龍哥是電子煙行業的老玩家,在2015年差不多是電子煙在全國范圍剛興起的時間,龍哥就開始進入電子煙行業。

 

從大煙霧到小煙,電子煙行業經過了幾輪的洗牌,龍哥接觸過數不清的電子煙品牌,也見證了這幾年電子煙行業的興衰。

 

11月1日的線上禁令,讓很多商家損失慘重,相當一部分玩家關掉電子煙門店、體驗店。但龍哥卻在11月開了一家集合店,12月又開了一家唯它專營店。“等這個風口過了,再想做大沒那么容易了。”顯然龍哥對于未來的電子煙市場很有信心。

 

談及本次電子煙風波,龍哥表示電子煙行業也不是第一次被打壓了,再他入場的這幾年里,基本上每年都會出來一波看衰的新聞。像2018年“電子煙比香煙毒7倍”和2019年315之后“電子煙的危害說”,二者并沒有“壓垮”電子煙行業,反而是行業在解決這些問題后,發展的越來越健康。

 

2019年年末的風波,相比于過去范圍更廣,時間更長,所以電子煙需要更多的時間來規范行業,在這個期間會有一些品牌會掉隊,會有一些玩家丟掉市場,龍哥正在做的就是填補他們離場后留下來的空白市場。

 

02

 

禁令沒有給龍哥造成很大的損失,因為從一開始,他就是憑借實體店入場的,也從未涉及線上銷售。龍哥認為,只要政策不會全面禁止電子煙,只要消費者還在,生意就能一直做下去。

 

一切能做下去的前提是賺錢。在11月之前,所有人都相信電子煙是門賺錢的生意。傳統煙草企業、互聯網企業、新媒體人……多方爭相入局,而且倍受資本青睞,今年電子煙行業千萬級以上融資發生了18起,總金額超過了10億元,這一數字還不包括一些沒有公開融資金額的頭部品牌。

 

11月之后,市場亂了,突如其來的線上禁令讓很多人措手不及,而電子煙“致病”“有害”的風波,讓電子煙不再被那么看好,有些人撤了,有些品牌完了。幸運的是占龍哥最大營收份額的兩個品牌悅刻、唯它沒有亂。

 

只不過是與往月不同,11、12兩個月龍哥新客的主要來源不再是從傳統煙轉過來的,而是線上買不到的那些人,包括別家品牌的線上客戶。“凡是抽過電子煙的都知道,他們很難再抽回傳統香煙”。龍哥表示許多品牌線下店鋪鋪設并不完善,而這些品牌的線上用戶將是他短期內營業額新的增長點。

 

03

 

“這波電子煙寒冬不會持續太久。”

 

在線上渠道斷掉以后,線下的電子煙市場在吸納了這一部分后反而會更加堅挺,這也是品牌在做大力深耕線下渠道的原因。但現階段各品牌的出貨量卻是斷崖式減少,這也導致一批品牌熬不過去這個冬天。

 

雖然門店銷售量未受到過多的影響,但他們補貨卻越來越謹慎。“之前倉庫里還有70-80%我就要補貨,現在要等到20%左右才會補,而且不會一次性補滿”。不管門店銷售額如何,龍哥在拓展市場的時刻也坦言,必須步步要穩。

 

“哪怕看著挺顯老的,也要掏身份證才肯賣”。龍哥的信條是市場風險越高,收益越大;但經營起來是卻圖個穩中求勝才能長遠。

 

線下銷售需要搶占市場,腿著實不能穩著來。11月龍哥走訪了他全部的分銷商,“有人觀望、有人恐慌、有人準備離場,但也有跟我一樣有野心的人”。但對于龍哥來講不見得是件壞事,“動一動也好,一灘靜水哪有機會”。

 

摸底的結果給了龍哥不少信心,“大家情況差不多,出貨量影響不大,只是都在減庫存,我算了下,最多三月庫存就消耗的七七八八了”。龍哥想做省里最大的電子煙經銷商,這三個月是龍哥抓緊搶占市場的機會。

 

04

 

為了開店最多,市場占有率最高的目標。龍哥在“禁令”之后的兩個月里已經開了兩家店,11月是集合店,12月則是唯它專營店。電子煙店的選址大都傾向于人流量大的商場,當然這也伴隨著商城可能“禁煙”的風險。

 

顏值即正義。“很多用戶在選擇第一款電子煙都是因為覺得它好看,無論是過去做的大煙霧還是現在的小煙”。唯它的豐富的顏色及設計感吸引了不少第一次購買的年輕用戶,而心態更為成熟的消費者更偏愛于簡潔的悅刻。

 

“從我看到的情況來看,45歲以上的消費者占電子煙用戶的20%左右,電子煙消費者還是以年輕人為主”。這也是龍哥決定再開一家唯它專營店的原因之一。還有一個原因在于悅刻的市場份額購大,但店鋪卻又足夠多,雖然用戶群體龐大,但分到每一個店里卻又沒那么多了,這給龍哥在搶占市場份額上的制造了相當的阻力。

 

其實不管是做悅刻還是唯它,只要別的玩家還在退場和觀望,龍哥店鋪每月的出貨量都在增長。而且客戶對于這兩款產品的品質都是高度的認可的,悅刻是只要抽電子煙小煙都知道的品牌,而唯它在年輕群體中最受認可,兩家品牌用戶目標相同卻不重合。

 

05

 

“凜冬將至”,這是唯它在2.0發布會上發布的新口味,龍哥也是在這場發布會之后基于對唯它2.0產品的信任,將一家集合店改為他的第一家唯它專營店??蔁o論是唯它還是龍哥都沒想到,電子煙的“凜冬”真的來了。

 

“這段時間,只要是開店,品牌方都給足了補貼”。品牌方為了線下市場的爭奪,對于肯開專營店的門店主給予高額的補貼。除了想掙快錢的品牌,現階段搶占線下份額,比盈利更重要。龍哥透漏,新的這家唯它專營店,品牌方給予6位數的貨品補貼。

 

“過冬”期間的電子煙品牌方都在收緊,唯獨對于開拓線下市場足夠大方。悅刻、唯它、福祿、柚子、魔笛、雪加、鉑德紛紛加碼線下渠道的擴張,開展了諸如“百城千店”等一系列補貼計劃。

 

線下渠道的競爭會稀釋頭部電子煙品牌的優勢,各個電子煙品牌加碼線下渠道的擴張,為的是增加曝光機會,占領消費者的心智認知;龍哥加碼搶占市場的速度,為的是跟好的觸及消費者,搶占足夠的電子煙用戶。雖然出發點不一樣,但二者的目的始終是一致的。

 

06

 

“都知道吸煙有害健康,可網上說吸電子煙有害時,還真有煙民不敢嘗試電子煙”。作為傳統香煙“替代品”定義下的電子煙,在電子煙被輿論唱衰的背景下,在面對煙民數量龐大,但大部分都是傳統香煙消費者的中國煙民,也不會再宣傳“戒煙”“無害”的概念。

 

在美國電子煙致病風波后,龍哥確實有做過調研,通過用戶的回訪得到數據大概有15%的用戶決定不再使用電子煙。但在之后THC被檢測出來后,部分用戶又開始重新接納電子煙。“不怕有爭議,就怕沒動靜。”龍哥認為沒有爭議的行業大家都在做,在這樣的行業里,很難做大。

 

面對可能出臺的法律法規,龍哥很歡迎,規范的行業才會健康發展,才能被更多的人接受,才能讓電子煙不僅僅在一個小圈子里騰挪。談及龍哥的目標,龍哥希望把電子煙做得能像普通香煙一樣,讓煙民在身邊隨處可以買到。

 

有人觀望、有人退場,龍哥現在做的就是吃掉他們留下的市場空白。“會有風險嗎?會有,但一點風險都沒有的市場誰不會做?留給我的時間也就三個月”。


  • 上一篇:如果給你一百萬,怎么進行互聯網金融投資?
  • 下一篇:2020,一家電子煙公司的意外死亡

  • 相關新聞
    浙江11选5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 今天上证指数走势图 河南地方彩票22选5 广告联盟网站赚钱 福建省36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一肖中平特免费公开资料 广东26选5基本走势图 真人街机捕鱼 金蟾捕鱼 贵阳捉鸡麻将规则 中超何时开赛 正版精准三中三不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