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歡迎你!



您當前位置: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 業務交流 >

中資券商國際業務發展路徑探析

來源: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發布時間:2020-01-08 14:09
A+ A-

????中資券商國際業務發展路徑探析

於勇成、金濤:中資券商國際業務發展路徑探析 | 國際

 

為服務國家進一步擴大開放戰略、滿足海外客戶在中國市場投融資需求、應對外資券商競爭、平衡境內外收入結構,中資券商發展國際業務的緊迫性日益增強。本文認為,中資券商應繼續加強資源配置、優化國際布局、深挖客戶需求、提升專業能力、強化集團化管理。

隨著我國證券行業外資準入政策放寬,合格的境外機構投資者和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和RQFII)額度不斷提升,滬深港通持續優化,滬倫通正式啟動,國際知名指數不斷提高A股納入比例,境外機構投資者持續增加對A股的配置,我國資本市場對外開放取得顯著進展。同時,世界經濟格局深刻變革、中美貿易摩擦持續升級、資本市場不確定性依舊、外資控股券商加速設立給中資券商帶來沖擊。在復雜的國內外形勢下,我國證券公司國際業務發展之路面臨著新的挑戰和機遇。

中資券商發展國際業務的內在動力

一是服務國家進一步擴大開放戰略。過去幾十年的對外開放更多的是將外國企業“引進來”,而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正在“走出去”。商務部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中國2.55萬家境內投資者在國(境)外共設立對外直接投資企業累計3.92萬家,分布在全球189個國家和地區,境外企業資產總額達6萬億美元,對外直接投資存量達18090.4億美元。企業走出去,金融必先行。面對中國企業在國際化道路上的大步前進,中資券商也需要加快國際業務發展進程,提升跨境投融資等綜合金融服務能力,以滿足中資企業的國際化發展需要,有效支持國家戰略的落實。

二是滿足海外客戶在中國市場的投融資需求。隨著我國資本市場對外開放日益深化,境外投資者投資中國市場的意愿不斷加強,證券市場成為境外投資者投資我國的重要渠道。據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境外機構持有我國債券和股票市場總規模從2014年末的2192億美元上升到2018年末的4448億美元,增長103%。同時,境外投資者在國內的融資需求也在逐漸增加,越來越多的國際發行人愿意嘗試通過中國熊貓債市場進行融資,進入全球第三大債券市場。2018年度,共有29家境外主體在中國債券市場發行熊貓債券,累計58期955.90億元,發行家數、發行期數和發行總額同比分別增長16.00%、65.71%和32.95%,一級市場發行呈現明顯提速。境外投融資主體在中國資本市場進行投資融資活動時,需要更了解中國法律、中國文化的證券公司提供服務。因此,中資券商積極擴展國際業務有利于發揮本土優勢,緩解海外客戶投融資需求與供給的矛盾。

三是應對外資券商競爭的必然選擇。目前,我國共有11家外資參股證券公司、3家外資控股證券公司。外資券商在國際視野、全球實操經驗、國外賣方服務等方面具有領先優勢,隨著我國資本市場進一步擴大開放,外資券商的進入也會加速,國內證券行業將會面臨競爭加劇、集中度提升的格局變化,中資券商必須加快國際業務發展速度,提升自身的國際競爭力,以有效應對行業變革。

四是平衡境內外業務發展的需要。目前中資券商收入來源基本以境內業務為主,境內業務收入占比普遍高于90%。“靠天吃飯”的天然屬性是國內所有券商難以回避的痛點問題,市場一“入冬”,業績就大幅下滑的尷尬境地亟須破局。中資券商發展國際業務,通過全球配置業務資源,不僅可以享受全球資本市場增長的機遇,還可以分散風險,拓寬收入來源。

中資券商國際業務發展現狀

第一,依托中國香港、布局亞太、輻射全球的基本路徑。通過多年探索和布局,內地券商通過自設海外代表處、分支機構、子公司,并購、合資及戰略合作等方式,基本形成“立足本土-依托香港-布局亞太-輻射全球”的國際業務發展路徑。截至目前,已有超過30家證券公司在境外設立網點。以中國香港為橋頭堡,部分行業領先券商已陸續在海外設立網點,將業務版圖擴張至亞太乃至歐美市場。

第二,國際業務收入占比提升。海外業務收入是衡量券商業務均衡、國際化的重要指標,從國際業務收入對公司總營業收入占比可以看出,我國證券公司國際業務發展取得了長足進步,國際業務收入貢獻已有所突顯,成為拓展發展空間、補充利潤增長點、促進業務結構升級的重要抓手。2018年,上市券商中15家披露國際業務收入,12家收入為正,海通、中金、中信、華泰國際業務收入占比已超過10%,分別為27.7%、19.9%、14.6%、12.6%。

第三,國際業務結構不斷豐富。過去中資券商的國際業務主要是協助內地企業在港股上市、跨境并購、債券融資等,隨著中資券商國際業務的不斷發展,部分券商已實現從經紀、投行、研究到資管、投資交易等領域的全面延伸。未來,隨著監管體系的不斷完善,人民幣國際化的不斷推進,資本市場雙向開發、互聯互通帶來的各類跨境工具和跨境業務的快速發展,中資券商國際業務體系將得到進一步拓寬。

中資券商國際業務發展面臨的問題與挑戰

首先,客戶結構單一,業務模式趨于同質化。中資券商的國際業務發展路徑決定了其國際業務布局以中國香港為主,服務對象以有境外業務需求的境內客戶為主,包括有“走出去”需求的境內企業和有境外投資需求的境內高凈值人群。單一的區域布局和客戶構成導致中資券商國際業務的發展受內地及香港市場波動影響較大,對集團整體業務的互補和協同作用有限。同時,國內客戶群體在海外業務需求上具有一致性,導致將此類客戶作為國際業務發展動力的中資券商在業務結構上難免出現同質化趨勢。

其次,服務海外客戶需求能力較弱。與國際投行相比,中資券商資管類、交易類、投資類等非通道類業務發展緩慢,服務海外客戶高端需求能力薄弱。其中,香港市場經紀業務A類券商85%的席位仍由外資把持,并占據了50%以上的市場份額;投行領域雖然在香港初露頭角,但放眼全球市場,仍處于起步階段;固定收益證券、貨幣及商品期貨(FICC)及衍生品等高端業務總體涉足不深,在香港市場參與個股衍生品做市的僅有中銀國際和海通國際兩家中資機構。外匯業務資格的長期缺失也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券商國際化發展水平,中資券商既不能有效管理自身資產負債表的匯率風險,也不能完整架構FICC業務體系。

然后,跨境管控能力有限。盡管中國投資銀行的經營理念已經開始朝著國際化的方向發展,但是多數中資券商的管理模式包括工作流程、組織架構等仍然沿襲內地現行的體制模式。這些管理模式平行并列、各自運營,缺少集團一體化的綜合管理平臺,客戶信息、業務數據在公司內部無法實現有效共享,各業務條線缺乏聯動效應,母子公司協同不到位,無法向客戶提供區域協同乃至全球協同的綜合金融服務,國際業務影響力和滲透力亟待提高。

最后,資源配置不到位。由于在境外拓展業務難度相對較大,中資券商在進行資金、人才等資源配置時對海外板塊的重視程度較低,相應配套的考核激勵政策力度也較弱,發展國際業務的資源配置及動力不足,直接抑制了中資券商專業化能力的提高,難以針對客戶的痛點與短板提供定制化的產品與服務。最突出的表現就是具有國際化水平的經營管理人才和業務人才嚴重不足,由此導致在國際金融專業知識方面,在適應東道國特有的文化習俗、法律規范和監管環境方面,經驗及能力均顯不足,成為制約中資券商國際業務發展的重要因素。

中資券商國際業務發展建議

加強資源配置

中資券商應當把“國際發展戰略”納入公司的長期發展戰略,統一思想、提高認識,要意識到國際業務對于集團長期發展的關鍵作用。在資源配置方面,積極從人才、資金、考核激勵等方面加強對海外業務的配置傾斜,特別是在資金配置方面。

一是本土化策略和外派人才相結合。推行“本土化”策略,以融合的態度和方法吸收海外本土專業人才,實現人才資源本土化;完善人事外派制度,建立國際化人才儲備,讓外派人員盡快熟悉海外業務和市場規范,適應當地文化,學習國外先進管理經驗。

二是加強優勢業務領域資金支持。在境外業務發展速度、規模與自身經營管理能力匹配的基礎上,結合自身特點,對于部分風險可控、發展具備比較優勢的海外業務給予資金上的重點支持。

三是完善跨業務跨地區考核激勵政策。在交叉銷售及考核激勵方面,初期以鼓勵推動為主,對于支持海外業務交叉銷售表現積極的單位及個人予以一定的重點獎勵,以調動員工拓展國際業務的積極性,為集團國際業務發展提供制度保障。

優化國際布局

在制定清晰、明確的國際業務發展規劃基礎上,統籌考慮國際布局。一方面,積極圍繞客戶需求特點,對于國家“一帶一路”政策倡導的、客戶海外拓展的重點目的地予以重點跟蹤及布點。同時建議監管機構簡化服務上述戰略的中資券商海外布點的審批流程,加快整體審批速度,使得中資券商走出去的速度能夠跟上客戶“走出去”的要求及業務發展需要。

另一方面,對于已經拓展的、監管政策不友好的部分海外國家,或是長期以來整合難度較大、經營相對困難的部分中資券商海外運營實體,建議在集團層面成立專門的工作組給予及時持續的跟蹤評估,對海外布局做出適時動態的優化及調整,以便根據自身實力及業務特點調整海外發展戰略。

深挖客戶需求

中資券商應緊密圍繞中國相關客戶需求,打造獨特優勢,在深入了解客戶的基礎上,對客戶的需求進行充分分析及持續跟蹤服務。在此基礎上,不斷開發海外客戶,提升自身服務不同客戶海外投融資需求的專業能力。對于仍未開發的客戶,各地區及各條線業務人員應相互協調、加強配合,盡可能發掘潛在客戶的業務需求,為客戶提供專業化、定制化的產品和服務。對于已經覆蓋的客戶,應建立專門團隊進行定期拜訪,積極挖掘其跨境金融服務需求。

提升專業能力

中資券商應圍繞海內外客戶在跨境人民幣、跨境投融資等方面的需求,不斷積極探索、提高開發創新能力,為客戶提供全方位、一體化綜合金融產品及服務。對于個人及高凈值客戶,現階段的國際業務需求主要是全球資產配置,即投資理財跨境化需求。中資券商在充分了解客戶的風險承受能力及現有資產的基礎上,要加強對海外法律法規、監管政策等方面的研究,在依法合規的前提下,開發設計出針對不同風險收益偏好的對標產品,以滿足零售及高凈值客戶的海外資產配置需求。

針對企業及其他機構客戶,要建立海外專業團隊,豐富海外投融資工具,提升服務客戶境外投融資能力。中資券商可以通過對外直接投資、“境內擔保+境外融資”等形式,對比不同跨境融資渠道成本、風險等,充分利用境內外不同市場利率及匯率優勢,幫助企業降低融資成本,提供相應的匯率風險對沖等方案。

強化集團化管理

中資券商應當建立一套既有集團母公司管理基因,又能適應當地法律規范的國際化制度流程,組建一個具有彈性的矩陣式組織架構,基于金融科技優化集團管控平臺,滿足業務協同和適應環境變化的需要。

此外,中資券商還要進一步加深信息化程度,把更多的業務搬上信息化平臺;盡快為零散的信息系統構筑統一的數據中心和信息平臺,打破各部門之間的信息壁壘,實現集團資源共享。在此基礎上,將不同海外分支機構的業務和管理流程整合到集團統一的平臺上,在全球范圍內統一調配人力、財務、信息等資源,化零為整,增強集團的凝聚性、業務以及品牌的影響力。


  • 上一篇:沈陽市十六屆人大三次會議勝利閉幕
  • 下一篇:四大業務板塊升級為事業部

  • 相關新聞
    浙江11选5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