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歡迎你!



您當前位置: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 業務交流 >

爭議頗多的助貸業務未來如何監管?

來源:沈陽市政府采購中心 發布時間:2020-01-09 16:46
A+ A-

????爭議頗多的助貸業務未來如何監管?


為推動助貸業務守正出新和行穩致遠,《助貸業務:主要爭論和解決方案》報告在《助貸業務的運作模式、潛在風險和監管演變研究》的基礎上,結合調研和研討掌握的情況,圍繞助貸業務“經營模式如何認定”、“是否促進了普惠金融”、“如何保護消費者利益”三個方面的六個關鍵性爭論展開分析,在厘清各方爭論的邏輯和理由的基礎上,研究提出了理性的解決方案和必要的監管建議。報告主要研究結論如下:

1.助貸業務可分為三個基本模式:客戶支持型、資金支持型和風控支持型,其中客戶支持型助貸早就存在,是銀行貸款業務中的常規操作;資金支持型助貸本質上屬于聯合貸款,助貸機構與銀行聯合授信、聯合出資、共擔風險;風控支持型助貸是助貸機構向銀行等提供風控信息、技術和模型服務,其本質是“風控信息服務商”或者“風控技術服務商”。

2.從理論來看,根據“比較優勢理論”和“金融功能理論”,助貸業務的推出和發展具有顯著的必然性。從我國經濟金融發展的現實環境來看,助貸業務發展是數據作為生產要素在信貸領域的體現,有助于提升銀行服務的差異化和精細化,有助于提升金融體系的適應性和普惠性,符合銀行數字化轉型、技術與金融融合發展的大趨勢,未來具有巨大的發展空間。

3.在銀行風控能否外包給助貸機構的問題上,存在“風控不得外包論”和“聯合風控論”兩種觀點,合理的解決方案是借鑒原銀監會2010年發布的《個人貸款管理辦法》:銀行不能將授信決策、 風險控制完全外包,可以與第三方助貸機構進行聯合風控,助貸機構所實施的貸前信用評估、貸中授信建議、貸后資金監測只是銀行等放貸機構的授信決策、風險控制的必要條件,而非充要條件,銀行等放貸機構是真正的風險承擔者。


4.在助貸業務是否需要持牌經營的問題上,存在“非持牌經營論”和“持牌經營論”兩種觀點,合理的解決方案是根據助貸機構是否出資來明確是否需要持牌經營:在獲客支持型和風控支持型助貸中,助貸機構本質上是外包業務服務商,可參照原銀監會2010年發布的《銀行業金融機構外包風險管理指引》和2013年2月發布的《銀行業金融機構信息科技外包風險監管指引》實施監管,不必實施牌照監管;在資金支持型助貸業務中,助貸機構參與出資放款,可參照銀保監會2018年印發的《銀行業金融機構聯合授信管理辦法(試行)》進行監管,助貸機構需要獲得相應牌照。


5.在助貸業務是否促進了普惠金融的問題上,存在“高利率”違背普惠金融理念論和“廣覆蓋” 符合普惠金融理念論兩種觀點,合理的認識是普惠金融的“普”相對于“惠”更加重要,助貸業務并未違背普惠金融的初衷:助貸業務的確擴大了小微企業、邊遠地區客戶的信貸可獲得性,服務的大多是中小微企業和傳統銀行未覆蓋的尾部客戶;風險是守恒的,助貸并不能降低尾部客戶的固有風險和風險溢價,尾部客戶的風險溢價相對更高一些,不能違背“風險—成本對等”的基本商業規律;助貸具有隨借隨還、小額短期的特點,相對較高的利率給借款人帶來的實際利息負擔并不高。


6.在地方性銀行助貸能否跨區域經營的問題上,存在“反對跨區域經營論”和“支持跨區域經營論”兩種觀點,合理的解決方案是通過綜合評估,判斷地方性銀行的跨區域經營對改善實體經濟服務的正面效應和負面效應,然后“限額起步,逐步調整”:一方面,地方性銀行與助貸機構共同設計客戶篩選條件,主要為銀行推送經營轄區內的貸款客戶;另一方面,為地區性銀行的網上貸款設計適當的異地貸款限額/比例,并根據實際發展情況動態調整。


7.在助貸業務數據如何高效安全使用的問題上,存在“注重數據高效使用論”和“注重消費者 隱私保護論”兩種觀點,合理的解決方案是在完善個人信息和隱私保護制度的基礎上,注重適度性監管;爬蟲技術本身是中性的,數據爬蟲監管要避免“一刀的打擊和禁止,關鍵是要盡快明確數據/信息的權責范圍和治理規則,明確數據交互的定義和原則;對于涉及個人隱私的信息,可以在約定授權范圍的同時,通過信息轉為數據、細節數據匯總為中心指數、對信息進行加密處理等脫敏處理來進行交互使用。


8.在貸后催收如何依法合規的問題上,存在“外部催收源于不良貸款缺乏有效的司法追償機制”和“非法暴力催收源于門檻低、無規范”兩種主要觀點,合理的解決方案是,一方面盡快完善不良貸款的司法追償機制,暢通小額貸款公司、商業保理公司等準金融機構違約債權的司法追償機制;另一方面盡快明確貸后催收管理的規范要求;此外,還應關注前期政策收緊導致的“反催聯盟”等問題,防止政策實施對于合理、合法催收業務的不良影響。


9.未來助貸業務的監管政策應遵守三個原則:

一是及時性原則,建議盡快明確助貸的基本監管原則和政策方向,以減少監管套利、非理性競爭;

二是漸進性原則,建議對于爭議性較大的問題,先制定原則性和方向性的監管政策,劃定剛性底線,然后根據實踐發展和風險狀況,不斷明確監管規則;

三是平衡性原則,建議監管政策既要能夠防范解決行業發展的問題和潛在風險,也要支持助貸行業實現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銀行同質化經營等問題。

10.未來助貸業務的監管應關注以下具體措施:


一是盡快制定助貸業務的“負面清單”,明確銀行等金融機構不能做什么,并通過銀行等金融機構將要求傳遞給第三方助貸機構,且對于違規行為及時采取相應的監管行動;

二是盡快摸清助貸業務的“風險底數”,建立相應的統計口徑,及時統計和動態掌握參與助貸的機構數量、行業規模、不良率變化、各自的風險承擔等,真正做到“心中有數”;

三是盡快明確金融機構的“展業標準”,從監管評級和貸款撥備兩個方面入手,綜合制定銀行等金融機構發展助貸業務的“準入門檻”,合理地確定各家機構的助貸規模,避免一家銀行犯錯全行業“吃藥”。


  • 上一篇:東莞農商銀行業務能力升級
  • 下一篇:沒有了

  • 相關新聞
    浙江11选5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